亲子鉴定让他的抑郁症不治而愈
2016-06-02 14:00 机构:DNA亲子鉴定中心
  导读:夫妻之间相处时,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信任、包容和理解。然而,道理虽然浅显易懂,但是能真正做到的人却寥寥无几。本文的主人公,是一位名叫李乒的男子,因为儿子长得不像自己,又加上漂亮体贴的妻子在嫁给自己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情史,于是怀疑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,为此饱受心灵折磨,不但夜不能寐,而且还患上了抑郁症。幸运的是,亲子鉴定这颗救命稻草让他的抑郁症不治而愈。
 
 
  “……是我的,……终于放心了!”在广东DNA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的走廊上,一个中年男人拿到亲子鉴定报告后,激动得语无伦次,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。
 
  这个名叫李乒(化名)的男子告诉我们,他和在同单位工作的妻子结婚已经10年。结婚10个月左右就生下儿子。妻子漂亮体贴,儿子乖巧可爱,本来应该好好享受家庭生活的李乒却高兴不起来:儿子的相貌怎么看都和自己不大像,反而更像单位里的一个男同事。
 
  凑巧的是,李乒了解到,在自己分配到单位之前,妻子和那个同事曾经谈过恋爱,而且,两人分手后关系一直不错。再想到结婚刚10个月妻子就生下儿子,更让李乒怀疑儿子是妻子和同事生的。由于儿子长得不大像自己,有不少同事经常对他和儿子指指点点,多年来,李乒虽然表面当做什么都没发生,但是暗地里却开始怀疑儿子是否真是自己的。而更让李乒为难的是,自己非常喜欢妻子,迫于维持夫妻关系,他一直没敢把这个心结说出来。在这种长期的怀疑和犹豫下,他患上了抑郁症,几乎每天都失眠,就算睡着了也做怪梦。
 
  不久前,李乒看到媒体上有关亲子鉴定的报道,立刻产生了带儿子做鉴定的念头。李乒趁妻子值班,以给孩子检查身体为由,带着孩子到了广东DNA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,做了亲子鉴定。
 
  “说实话,当法医开始给我和儿子抽血的时候,我心里特别矛盾。我实在不敢去想,要是孩子真的不是我的,我又应该怎么办。要是孩子是我的,我无端的怀疑母子俩,将来又怎么面对她们呢?”
 
  尽管对自己瞒着妻子带儿子做亲子鉴定的行为感到不安,但是,李乒得到满意的结果,显得很兴奋:“我感到自己的抑郁症已经消失了!在单位里,我终于可以抬起头了。我要马上回家,给妻子和儿子做好吃的,以后要永远对他们好,以补偿我的无端猜疑。”
 
  小编寄语:目前,亲子鉴定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,逐渐渗透到生活的层面。而亲子鉴定又是一个颇为敏感的话题,很多人甚至将之看成了“婚姻杀手”,作为一种可供人们选择的技术手段,亲子鉴定科学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,不过,总体来说应该是利大于弊。

40003966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