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打算给儿子上户口,却意外发现孩子非亲生
2016-08-02 09:53 机构:DNA亲子鉴定中心
  导读:作为现代医学的先进产物和人类文明的科学成果,DNA亲子鉴定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用途是非常广泛的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委托人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上户口而不得不做亲子鉴定。这种情况下,做DNA亲子鉴定只是户籍申报的一个必经程序,委托人对鉴定结果也是心中有数的。然而,“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”,有时候你笃定的事情,却未必就是真相。
 
 
  2015年10月的一天,秋高气爽,魏法医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,说他有个朋友需要给孩子做亲子鉴定,想找魏法医帮忙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 
  第二天熟人的朋友王海涛就带着孩子来了。这个男人40多岁,衣着光鲜,手里拿着一个BMW的车钥匙,看样子应该是事业比较成功的那类人。最关键的是,他没有一般亲子鉴定委托人那种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模样,谈笑风生,神情轻松。
 
  他带来了一个很可爱的男孩,“这是我儿子小龙,9岁了,叫阿姨。”小龙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了看魏法医,一声“阿姨”叫得又响又脆。
 
  父子俩的情况的确很简单,王海涛是外地人,但是很早就来深圳做生意,现在已经有一定事业规模。因为工作忙脱不开身,他一直没有回家乡给孩子上户口,孩子7岁后在深圳一直是借读。但是随着孩子越来越大,没有户口越来越不方便,所以王海涛准备过一段时间专门回一趟老家,把孩子的户口报上,然后让孩子在当地读书,由父母照顾,这次做亲子鉴定就是给孩子报户口的必要手续。
 
  魏法医就按程序给王海涛和小龙取了血痕样本,约好一个星期后直接来取鉴定报告。
 
  没想到鉴定结果让魏法医一愣,小龙和王海涛在几个位点上DNA数据不一致,两人之间根本没有血缘关系!
 
  魏法医让另一位同事帮她复核,最后仍然显示这是个排除的结果。
 
  这时正好熟人打电话来询问鉴定情况,魏法医就把这个结果告诉了他。对方非常吃惊:“不会吧,真是个排除的结果?!”魏法医说已经复核过,应该没有错。
 
  “怎么会是这样?”熟人一个劲儿地说,有点不敢相信。魏法医想想建议道:“是不是应该问下孩子的母亲?”熟人有点挠头了,他告诉魏法医,王海涛跟孩子母亲早就不在一起了,这么多年都是王海涛一个人在带着小龙,虽然平常都有保姆照顾,但是他对孩子也是倾注了很多心血,多半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
 
 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,谁也改变不了。
 
  第二天王海涛兴冲冲地一个人来了,显然熟人并没有把鉴定结果告诉他。寒暄间王海涛还跟魏法医说:“我已经订好明天的机票,等拿了结果就带着孩子回老家去。”他边说边从魏法医手里接过鉴定报告,当看到报告最后“不支持王海涛是王小龙的生物学父亲”结论时,表情瞬间就凝固住了,屋里也一下没了声音。
 
  “这个‘不支持’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王海涛的声音已经没了刚才的轻松。魏法医只好如实相告:“你跟孩子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 
  王海涛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,“你们不会搞错了吧,这怎么可能呢?”魏法医说:“应该不会有错,我也没想到,已经复核过了。”
 
  王海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呆呆地坐了一会儿,然后掏出手机,打电话退掉了机票。“那能鉴定出小龙父亲是谁吗?”他问。魏法医摇头,“没有样本鉴定不出来,你应该先去问下孩子的母亲。”
 
  王海涛砰地拍了下沙发扶手,“我上哪儿去找她啊!”
 
  喝了一口水后,王海涛似乎没那么激动了,才把孩子的身世告诉魏法医。很多年以前的一次应酬中,他认识了孩子母亲--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黎维娟,黎维娟比王海涛小不少,当时在王海涛他们经常应酬的夜总会做陪酒女郎。王海涛很喜欢黎维娟,对方对事业有成的王海涛也很有好感,很快两人就住到了一起。
 
  住到一起后王海涛就不让黎维娟再去夜总会上班了,他知道在那种地方陪酒意味着什么。他告诉黎维娟,以前的事情他不计较,为此他还煞费苦心地给她安排了一份办公室的工作。
 
  在一起半年左右,黎维娟忽然跟王海涛说自己有了三个月身孕。王海涛不疑有它,非常开心,为此甚至准备跟她结婚。没想到黎维娟对王海涛说:“结婚很辛苦,对安胎不好,再说那不过是一个形式,我也不是特别在意。”
 
  黎维娟的这个态度让王海涛很感动,他觉得这证明黎维娟真正爱的是他的人,而不像其他女人,多少是为了他的钱来的。
 
  后来小龙出生了,王海涛非常高兴,甚至用黎维娟的名字买了一套房子作为礼物送给她。没想到孩子出生没多久黎维娟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,不再那么用心地带孩子,跟王海涛之间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甜蜜了。
 
  开始王海涛还以为黎维娟是做了母亲后一时调整不过来,可是后来黎维娟对他越来越冷淡,甚至开始出现夜不归宿的情况,这让王海涛忍无可忍,两人爆发了一次很强烈的争吵,王海涛一气之下提出了分手。
 
  分手本来是王海涛在气头上的话,没想到黎维娟想都没想就同意了。王海涛心里后悔,又不知道该怎么说,想着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,就提出孩子由他抚养--他以为这么一说,黎维娟会不同意,这样两人还能有回旋的余地,没想到这个要求黎维娟又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但是要求王海涛支付一大笔赡养费。
 
  事情后来又多有波折,王海涛多次想挽回,但是黎维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铁了心要跟他分开,总是闹得不可开交。王海涛无奈,最后只得同意分手,除了那套房子外,黎维娟还拿到了一大笔赡养费。
 
  分手之后,很快黎维娟就如同消失了一般,再也找不到踪影。开始王海涛还以为她会回来看看孩子,可到了约定的时间她依然没来。王海涛也曾想过找她,人海茫茫,哪儿又能找得到?
 
  看到这份鉴定报告后,王海涛才算彻底明白了,黎维娟在跟他交往的同时一定还有别的男人,她也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孩子不是他的,所以才宁愿不结婚,分手拿到钱后就干脆选择人间蒸发,“而我完全蒙在鼓里,替她白养这么多年孩子!”
 
  虽然王海涛的遭遇值得同情,但孩子却是无辜也无罪的,魏法医想起那个可爱的孩子,忍不住问王海涛: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
 
  王海涛非常郁闷地摇摇头,“现在脑子太乱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先前轻松的表情已经全被沮丧所代替。
 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魏法医从熟人那里听到了王海涛后来的事情--他本想通过那套房子找到黎维娟,没想到去有关部门一查,那套房子在三年多前就已经被黎维娟转卖给别人了,买家根本不认识她,无奈之下王海涛还是只有放弃。
 
  至于小龙,最后还是以被王海涛收养的方式在当地上了户口,并留在了王海涛父母身边上学,但是自从知道孩子不是自己亲骨肉后,王海涛对孩子多少有些疏远,以前父子俩天天在一起还觉得时间过得快,现在王海涛最多一年回家一次,电话也很少打。
 
 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,听得人心里难过。

40003966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