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子鉴定发现儿子不是老公的,他想再生个孩子……
2016-08-16 10:23 机构:DNA亲子鉴定中心
  【1】亲子鉴定变奏曲
 
  今年4月底,我、吴锦带着我们儿子小松一起去做亲子鉴定。
 
  我们是高高兴兴去的,路上我还和吴锦开玩笑,埋怨警察,觉得他们真是多事,不过是给孩子上户口,犯得上做亲子鉴定吗。而小松根本不知道是干什么去的,一路上东看看西望望。
 
  我们的儿子小松在读初中,因为我和吴锦之前一直没领结婚证,所以也就没给他上户口。前两天听说没户口是不能参加高考的,我这才慌了。我和吴锦是2013年才拿的结婚证,我想着把结婚证拿去,就能上户口。没想到派出所的警察说,要做个亲子鉴定,证明这个孩子是你们俩的。
 
 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,这个孩子就是我们生的,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们的儿子,如假包换。可是任凭我怎么说,警察都不听,非要看我们的鉴定结果。
 
  到了DNA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所,医生在我和吴锦的嘴巴里取了什么东西,给小松抽了血,就让我们回去了。
 
  5月3号晚上,吴锦回来了,看了看我说,他去拿亲子鉴定结果了。我头都没抬,说那明天去上户口吧。他把一张纸放到我面前说,你自己看。
 
  我拿起来刚开始看,就听到他说:小松不是我的。我以为我听错了,问他说什么。他不再说话。我接着看那张纸,看到最后,上面说吴锦和小松“否定生物学父子关系”。我觉得不对劲,可是又没什么文化,可能自己理解错了,就问吴锦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吴锦沉默了一会儿,一字一顿地说:小松不是我亲生的。
 
 
  【2】深藏心底的秘密
 
  我猛然想起了14年前的一件事,那件事我埋在心里,没对任何人说过。
 
  那年我22岁,离开老家,一个人在外打工,当时在107国道旁的一家小餐馆做传菜员。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5月12号,有人叫外卖,老板让我去送菜。我按照地址,敲开一户人家的门,开门的是个男人……
 
  门从我背后关上了,我被两个男人轮奸了。
 
  我非常害怕。我是从乡里出来的,没有读多少书,也不知道怎么办。我先回到餐馆,跟老板说我不做了。老板问我怎么回事,我也不敢说。从餐馆出来,我坐公交车来到劳务市场,想再找个活儿。心里想,再找不到就回去。
 
  我站了一会儿,遇到把我带出来的老乡,她让我去她的理发店做事,我没去。老乡刚走,两个男人就走过来跟我讲话。我浑身紧张、害怕,没理他们。
 
  想来想去,还是想回家。我又坐上车去了鄱阳街,我的表妹在那里的一家酒店打工,我要跟她说一声。没想到,我刚下车,就发现劳务市场的那两个男人一直跟着我,其中一个问我做不做事。我问他做什么事,他说餐馆服务员。我一口拒绝了,说我要回家。
 
  我进去找我妹妹,他们俩还跟着我,还请我和妹妹吃了晚饭。只是其中一个男人倒不谈餐馆工作的事了,一直说他离婚了,带着个伢。
 
  这个男人就是吴锦,我现在的老公,比我大十几岁。
 
  【3】一路走来磕磕碰碰
 
  吴锦开始追我,一直追到了我家。他当时离了婚,有个儿子。我家人死活都不同意,但我还是跟他走了。我觉得我再不是好姑娘了,在农村不管嫁给谁,都过不长。跟着他,真心对待他的儿子,一起把他养大,吴锦肯定也会真心对我的。
 
  很快,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我说要领结婚证,吴锦一直说无所谓,这件事就耽误下来了。
 
  不过不管怎么说,我们在一起终归是个家。他去上班,我带两个孩子。只是很快,我们之间的问题就爆发了。
 
  他跟他前妻联系很频繁,他总是说在商量儿子的事。后来他也说过,他前妻看他又找了人,不甘心,非要复婚。
 
  本来他们的儿子是跟着我们的,两年后,他前妻说我们没照顾好,把孩子接走了。当时那个孩子读中学,正是叛逆期,教育得不好,就走歪了。可是他前妻把孩子带走后就不管了,给他在外面租了个房子。
 
  后来那个孩子上学的路上,出车祸死了。他和前妻还有联系,对我不好也不差,只是仍然不跟我领结婚证。因为办丧事,欠了一万多块钱,每月从他工资里扣,所以只有我赚的一点钱支撑着全家。
 
  说实话,那几年,我真的很痛苦。我一直咬牙坚持着,就是要为儿子考虑,儿子跟着我,户口只能落在农村,而跟着他,将来还可以安排到他的单位上班,很稳定。虽然是我一直在养这个家,但是他工龄三十多年,有公积金,退休金也有保障,将来还要指望他买房子给儿子结婚……
 
  那几年,我一直咬牙撑着。
 
  【4】还能回到从前吗
 
  到了2013年,他终于决定和我一起去领结婚证了。日子是他选的,8月8号。白天,我们还是各忙各的,下午抽空去领了证。
 
  晚上,我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了顿饭,他做了四菜一汤。蹄花是我最爱吃的,糖醋排骨是我儿子爱吃的,还做了豆瓣黄鳝鱼和油炸花生米,是他的下酒菜。另外打了个鸡蛋汤。
 
  他很会炒菜,跟他在一起的头几年,一直都是他做饭,我不会。就是现在我做的菜,也都是他教的。
 
  领了结婚证后,我没那么多顾虑了,心情特别好,回头再想想,才觉得他对我和儿子还是蛮好的。知道我守店子辛苦,只要有空就回来帮我。他讲义气,朋友也很多。
 
  这几年,我们一家人确实过得很高兴、很融洽。没想到,半路杀出个亲子鉴定的事,一下把我们的生活打乱了。
 
  那天晚上,我跟吴锦说了当年发生的事,他没怪我。只是说,这件事别让小松知道。他还顾着儿子的感受,他们爷俩感情特别好。
 
  过了两天,吴锦跟我说想再生个孩子。我想他这辈子没个自己的孩子,肯定不好受。可是我们俩年龄这么大了,再生个孩子,还有没有精力把他养大。并且我又怕别人笑话,不是笑话我,是笑话他。毕竟他五十出头了。
 
  另一方面,我也有我自己的考虑,如果我不给他生个孩子,他还能像以前那样对待我和小松吗?
 
  这几天,我们生活在一起,他的话少了,也没那么快活了。就说对小松吧,以前孩子要什么,他都要赶最好的买。前两天,孩子说要买件衣服,他直接说,我给你钱,你自己买吧。以前打电话,总要问孩子回来了没,吃饭了没,在干什么。现在问得少了。

4000396630